半点朱唇万人尝,怎配我这状元郎

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4日 阅读:11589 次

她是青楼名妓。

一曲琵琶弹得人断了肠,一首小曲唱得人丢了魂。

长安城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个美人,很多人不惜掷千金而为博她一笑。

他是落魄书生。

十载寒窗己知,无功无名谁问。

天降小雨,书生无伞,浑浑噩噩的走在这长安城下,好不是一番可怜景象。

兰亭处。

“这天下无我留身之处?”书生擦拭着身上的雨水。

“这位公子。”她撑起伞朝着书生走去。

“公子,随我去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。”

兰亭相遇,他是落魄书生,她是青楼名妓。

一眼相遇,便是一颗心思只为卿。

端茶倒水,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那么的认真。

书生看着她,不仅入了迷。

“公子,公子,喝茶,”她端着茶轻声说到,“公子一直看着我干嘛,我这妆花了吗?”

“不不不,这妆,这妆真好看。”

“公子说笑了。”

“敢问公子大名,来这所谓何事啊。”

“公子不敢当,小生名千寻,姓秋,想进京赶考,哈哈。”说最后一句话时,明显语气弱了几分。

“秋公子,你先喝茶暖身子,我为你奏一曲如何。”

“小生谢过姑娘。”

琵琶声响,轻拢慢捻抹复挑,每次拨弦都恰到好处,余音绕梁,不绝于耳。

琴声时而低沉,像极了他那十年苦读,时而高亢,更像是考取功名后的喜悦。

琵琶声停。

“敢问姑娘,是哪家的千金,有这般手法。”

“我,只是这青楼一歌妓,弹得一手好琵琶罢了。”

她低下头,手摆弄着裙角,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“姑娘,姑娘,小生并无它意。”

看见姑娘委屈的样子,书生不禁有些慌张。

“姑娘刚刚带我来的时候,眉被雨水打湿了,小生能否给姑娘描一下眉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对了,还没问姑娘芳名呐。”

“小女子,原名叫若一心。”

“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好名字。”

自此便是,他为她执笔描眉,她为他素手为羹。

他说,待我金榜题名时,十里红妆,不负卿。

她巧笑嫣然,却将许诺牢记于心。

数日之后,他要走了,大事可耽误不得。

他这一走数月,她每天望眼欲穿。

她散尽家财,只为他能金榜题名,光明正大的取自己为妻。

又过数日,发榜的时候到了。

若一心不识字,却只记着他的名字。

秋千寻。

金榜题名,她在楼里大宴宾客替他高兴,众姐妹一一祝福,都羡慕她如此好命。

她翘首以盼,等他迎娶。

却不见半点消息,若一心派人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事。

来的人说他将要迎娶公主,大婚当日。

若一心托人带信给他,问可还记得,当初许诺,待你金榜题名时,十里红妆,不负卿。

送信之人不日便回,还带回了他的回信,苍劲有力的字迹,写的却是字字诛心的话。

你不过一青楼名妓。

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人尝。以尔青楼素女身,怎配红袍状元郎。

好一个半点朱唇万人尝,怎配我这状元郎。

大堂内,一对新人正在叩拜。

一拜天地。

对不起。

二拜高堂。

负了你。

夫妻对拜。

新郎官大笑着,泪却布满了眼眶。

来的人都说,这新郎官真是高兴的都流泪了。

只有秋千寻知道,自己金榜题名,准备荣归故里,娶她为妻,却不料,公主看上了自己,龙威难抗,这公主又娇生惯养,嫉妒心强,怕她会对若一心不利。

愿这份绝笔信,虽字字诛心,却能换她半生无恙,也好过红颜无命,白骨空鸣。


-------

她曾是一代名妓,曾因他的一句话,十里红妆不负卿,痴等数载,散尽家财,只为他金榜题名,可他金榜题名时,却娶了公主为妻,在回复她的信中,只留下了十四个字,字字诛心,半点朱唇万人尝,怎配我这状元郎。

-------

状元并非负心郎
写下此书泪断肠
金榜题名十里妆
功成名就你畔傍
奈何入得公主眼
自古皇叔大于天
若舍公主取名妓
株连九族至亲亡
想卿也是车裂亡


相关文章